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小说  »  《欺诈师重生修真界》
《欺诈师重生修真界》

《欺诈师重生修真界》


正文 【欺诈师重生修真界】(01)

    作者:欺诈师

    26//2

    第一章 追杀

    「今天的两界山也是一如既往的平静啊」

    身着锦袍的老魔法师举着由东土大唐漂洋过海而来的玉杯,笑着对一旁的学

    徒说到。

    学徒却丝毫没有老法师的悠然自得,他自然知晓,在他之前已有近名学徒

    被这喜怒无常的老者打入冥界,还将之美其名曰对冥界生物习性的探。

    「想必是那些冥界生物也知道老师您的大名,所以才不敢前来冒犯吧。」

    学徒带着讨好的笑容向老法师献媚。

    这种肉麻的台词,噁心的表现,是学徒从前不屑且绝不会去做的。

    但是随着同来的学徒已经被老法师惩戒了七七八八,剩下的学徒早就已经学

    会了如何与老法师相处。

    这名老法师虽然如今地位超凡,但当年确实一个侯爵家里的小少爷的贴身僕

    从,时常受那小少爷的欺辱。

    但他天赋非凡,没用多久实力就远超小少爷。

    再加上天生面容清秀,竟被嫉妒的小少爷带人绑了起来,连同刚刚交上不久

    的同为平民出身的女友,一起为那名小少爷带人轮姦。

    轮姦过后,小少爷吧连老法师带他的小女友一起打断四肢扔下悬崖,扬长而

    去。

    谁想,二十年后,如今的老法师从悬崖下来了,带着半圣级的修为,用失

    传已久的血系魔法将整个侯爵领变成了人间地狱。

    这等酷刑自然为世人所不容,圣堂教廷大审判长亲手将老法师擒拿,并宣称

    对其施以火刑。

    实际上却是在对其「教化」

    后充当了这一处两界山的守卫,并时常派遣受排挤与犯了错学徒来这里接受

    名为教导实为虐杀的不归路。

    站在一旁服侍老法师的这名学徒,早在第一天看到老法师将一名少女对他命

    令略有牴触后,在召唤了几十根触手将其抽插的体无完肤后,把少女餵了冥域魔

    蛛。

    在那之后,学徒便尽自己所能,行谄媚之事。

    但他又哪里知道,当老法师第一次看到他那充满了阳刚之气的面容后,便已

    经在心里判了他死刑。

    这种气质简直和侯爵家的小公子太像了。

    老法师凝望远方,心神却沈入已经维持了近年的领域魔法血池内,又一次

    对侯爵进行了全方位的折磨。

    天边忽然划过了一道深紫色的遁光,紧随其后的竟然是上道白金色的光芒

    。

    「这是变天了?」

    老法师茫然的望着天上,那些几到光芒每一道都要比他自己强上数倍,甚

    至比当年那名以雷霆之势击溃他自己的大审判长也都强出不知多少。

    紫色遁光毫不迟疑就径直冲入了冥域,反倒是声势浩大的白金遁光略为迟疑

    后发动令咒,召唤了所有驻守两界山的圣域强者一同追入冥域。

    老法师也不例外。

    学徒看见老法师远去,跪倒在他,痛哭出声。

    痛哭过后,心灵陷入了从未有过的宁静。

    满满的幸福感从心底涌出。

    而就在学徒幸福的顶点之时,学徒服上的符印猛地破碎,幻化成了每晚出现

    在学徒噩梦中的漆黑触手。

    这正是老法师布下的魔法,其效果为在学徒最幸福的时刻将其打入深渊。

    旷日持久的追杀持续了三个礼拜,在大量两界山驻扎强者的帮助下,教廷众

    圣域终于将那道紫色遁光堵截在了冥河边上。

    而遁光中的男子竟然是现任的教皇!这是几乎超出了在场所有人预料的一件

    事。

    而追杀者的头目则是张开了六对羽翼,目中燃烧着愤怒的圣焰。

    「渎神者,我将在此对汝进行神罚!」

    男子则面带绝望,望着以往熟悉的同僚,如今却陌生的可怕。

    让他几乎禁不住笑出声来,很想当场揭发那个欺骗了世人上千年的谎言。

    天使在话音落后,便示意全场强者一同出手,势要将眼前的渎神者和他将要

    说出来的读神之语一同焚之以圣焰。

    在一轮饱和炮火的轰击之下,就连冥河都为之断流。

    在反覆探查了附近近次后,众人才满意的离去。

    但他们不知道的是,早在天使发布宣告之前,男子便已经将自身神魂冲入冥

    河中,绝望等死的只是男子的躯壳而已。

    换在十年前,男子自然不敢这般行事,但就在十年前,男子发现了一个天大

    的秘密。

    所谓的光明神,其实只是傀儡,在其背后的竟然是传闻中早已淹没在神战的

    战火中的谎言与欺骗之神。

    谎言与欺诈之神将神战的最终胜者光明神化作了他净化信仰的容器,并通过

    谎言与欺诈控制着光明神全部的属神与信仰者。

    若非男子是一名精通催眠的穿越者,可能再过几千年也没人能发现这个秘密

    。

    男子通过自我催眠,在这片信仰的国度通过种种手段爬到了教皇之位上,但

    男子内心一直充满了不安。

    因为他自己清楚,自己甚至连异教徒都不算,只能说是一名伪装良好的渎神

    者罢了。

    当得知教皇会与神明意识相通,也就是所谓的神授后,男子曾想要摆脱教皇

    的身份,但由于以往的功绩过于庞大,只能期望自我催眠连神明都能瞒过。

    但在于神明意识相连后,男子发现,所谓的光明神竟只是在机械的将信仰之

    力化为神力输送到另一处,所谓的神授也只不过是设定好传授教皇的几道神术罢

    了。

    男子在仔细研究光明神的构造后,将自己的触手伸向了海量神力消逝之处。

    这处神秘之地竟然是谎言与欺诈之神的神域。

    整个神域都被大量的神力灌满,神明也在神域中沈眠,消化着源源不断的海

    量纯净神力。

    男子自此明白为何教皇任期从未达到十年过,想必是谎言与欺诈之神每十年

    清理一次大陆事宜,并将可能会发现这个秘密的教皇按期处理掉。

    在明白自己的命运后,男子并没有坐以待毙,而是大胆的入侵了这片神域。

    并惊喜的在里面发现了海量的知识。

    正是谎言与欺诈的知识。

    这些来自于神明的知识的深奥程度远远高于男子自身所学的催眠术,二者简

    直判若云泥。

    谎言与欺诈之神在神战中将最强神王骗成了自己的傀儡,并假扮成光明神赢

    了神战,击溃全部敌人,坑杀所以属神,最终成为了这片大陆唯一的统治者,并

    将光明神变成了一名净化信仰之力的超级计算机。

    而此等伟业所指望的,正是谎言与欺诈之神自身堪称完美的骗术。

    男子自此沈浸于知识的海洋,窃取了光明神的使用权,用几千倍的速度理解

    消化着谎言与欺诈之神的一生所学。

    但好景不长,谎言与欺诈之神如期醒来,男子却连一小半都还没有消化完,

    庞大的知识强行印入识海,却缺少了融会贯通的时间。

    最后,只能在暴怒的天使的追杀下,逃生冥域。

    在冥域这处隔绝了神明力量的地方,男子终于用处了在神明视线下决计不敢

    暴露分毫的欺诈术。

    这等欺诈术甚至于可以欺骗世界。

    男子正是凭藉着用了近七年时间,消耗海量神力才推演出的这一道欺骗冥河

    的超神术。

    之所以说是超神术,则是因为这道一次性神术消耗了十年来大陆所产的全部

    神力,与积攒了上千年的神教库房。

    这也正是谎言与欺诈之神所愤怒的地方。

    在神术的作用下,男子的意识被化作了徘徊在次元外的存在,将被剥离开的

    庞大神魂作为意识的锚点,让神魂如普通灵魂一样轮转世,随着时机成熟,意

    识降临世界,完成整个转生过程。

    而男子的记忆也就保留在了踏入冥河之时,来自世界底层的力量将要清晰魂

    魄内所留的一切信息,只保留魂魄自身强度。

    那种记忆被剥离的感受简直恐惧,随后,男子的意识被已经布下的欺诈术抽

    离,纯净的神魂在被洗下神力残留后迅速投向转生之门。

正文 【欺诈师重生修真界】(02)

    第二章 新生

    「娘娘,娘娘!」

    数名少女簇拥着一名美妇向着冰凰宫走去。

    为首的美妇满面愤怒之色,一边走还一边痛骂着与她争宠的后宫嫔妃们。

    少女们也都随之附和,说其余嫔妃个个都是祸国殃民的狐媚子,只有自家

    母才当是母仪天下的那个女人。

    说的美妇心花怒放,愤怒也消散了不少。

    一踏入冰凰宫,美妇便皱起了眉头,转身向侍女说到。

    「去看看那个不争气的废物死了没有」

    少女微微点头,转身走向了一处与华美大气的皇宫格格不入的一处破败小屋

    。

    随着进入了冰凰宫,侍女们纷纷停止了嘴上的说辞,气氛也变得低沈了下来

    。

    在美妇走入寝宫后,侍女们才敢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讨论着两天前在太学遭

    遇雷击的小人。

    「说起来小人也真是可怜,天生的水火同脉不能修炼不说,自家母后也不

    待见,竟然还遭遇了白日雷击这等奇事。」

    一旁关係好的侍女听了小半句话便连忙伸手要摀住这名莽撞少女的嘴巴,但

    却为时已晚,方才前去探望小人的侍女长已经面色阴沈的站在了少女们的面前

    。

    「下僕妄谈人家事,一人去自领十棍。」

    一众侍女见状只敢怒视话多的侍女,低着头,排队前去领罚了。

    在惩戒完乱嚼舌根的侍女后,侍女长走入寝宫内候命。

    过了许久,美妇结束了自己的午睡,斜靠在床头把玩着刚做好的指甲,凤眼

    迷离的问道:「青鸾,那个小废物死了没有啊?」

    语气中满是厌恶,就像是谈到了什幺噁心的东西一样。

    青鸾低下头,低声应道:「小人身体已无大碍,只是还未能清醒。」

    听到这个消息后,美妇皱了皱眉,不满道:「和你说过多少次了,要幺叫他

    赢羽,要幺乾脆叫小废物。你我姐妹一般,他怎幺能是你的人呢。」

    青鸾的头更低了。

    「小奴不敢。」

    美妇见青鸾这般模样,心里越发不愉,踢开搭在身上的薄毯,低沈着声音道

    :「过来!」

    青鸾的身体抖了两下,抬起头,面上竟带着与方才截然不同的媚笑,一步三

    摇的爬上了那一方华贵的大床。

    「人你又想玩什幺游戏啊?」

    声音酥媚入骨,就连同为女子的美妇听完都心头一蕩。

    将右手伸入青鸾衣衫之中,或轻或重的揉捏着少女的圣女峰,另一只手却向

    下划去,伸向了两腿之间那处深谷,将一根手指探入其中,或轻或重的在其中抽

    插。

    每动一下,青鸾便发出一声娇喘,让美妇愈加兴致盎然。

    随着美妇直起身子,青鸾顺势做到了美妇的怀中,将一双玉手伸向美妇的背

    后轻轻的将美妇背后的扣子一一解下,这一身华美的盛装在青鸾的巧手下转瞬便

    被解开,露出了美妇略带冰蓝色的滑嫩肌肤。

    这是美妇所修习的冰凰神诀带来的冰肌玉骨,每当人运转功法或是心神激

    蕩时都会显露出来。

    二人衣衫接连滑落,美妇与少女一併躺到床上,少女的双手用一种奇异的节

    奏在美妇身上游走,每度玉手或按或捏之时,都带着青色的光芒,每一下都让美

    妇发出满足的呻吟。

    在享受着少女的按摩时,美妇也并没有放过青鸾,手口并用的抚慰着少女的

    双峰。

    少女的双峰在失去了衣服的遮挡后显得比美妇还要大上几分,不由得让美妇

    又爱又气,气到深处就不由得轻轻地咬上一小口,随后又后悔的用香舌舔向了牙

    印处,像一只小奶猫一样用舌头环绕着乳峰舔舐,试图让少女忘记方纔的微小刺

    痛。

    少女则完全没有受到方才轻微刺痛的影响,事实上此时的青鸾已然分不清痛

    苦与欢愉的别了,或者说轻微的刺痛带给了少女更多的快感。

    但少女并没有被快感所支配,沦为一只只知求快感的母兽,而是清醒的调

    整着二人的姿势,并展开了例行的双休。

    少女与美妇的双休正是为了弥补美妇在筑基前破身且生子带来了修为上的破

    绽。

    通过汲取另一名筑基期女修的本源灵力。

    慢慢地,二女的姿势变成了青鸾将美妇抱在怀里,美妇将螓首埋入少女的怀

    中,整个场面竟然少了方纔的淫糜,反而有一丝母亲餵养孩子的神圣感觉。

    青鸾身上不知何时泛起的青气正一丝丝由乳峰被美妇吸入,而美妇也将自身

    的冰凰真气顺着青鸾背后灌入少女体内。

    驳杂不纯的冰凰真气在经过了青鸾的过滤提纯后,又再度灌入美妇的体内。

    许久许久,二人终于结束了这一次漫长的交欢,完成了一场双休。

    随着青气散尽,青鸾带着妩媚笑容的面容变得通红,方才熟练的将美妇带上

    一次又一次的高潮的少女,现如今变成了一个清纯的连自己身体都没有把玩过的

    纯情少女。

    美妇翻身躺到了青鸾的腿上,目光顺着青鸾双峰中的沟壑看着青鸾羞愤的面

    孔。

    「每次和你做完后你的表情都好有趣啊~~」

    美妇凤眼迷离,戏虐望着青鸾道。

    青鸾味方纔的种种后,本来就羞愤不已,又遭到美妇这般戏弄,不由得爆

    发道:「要你管!!!」

    随后便立即面带惶恐的语无伦次的向着美妇道歉,语气中还带有几分抱怨,

    却又不敢抽出美妇枕着的那一双浑圆修长的美腿。

    美妇看着青鸾这拙劣的表现,终于笑出了声。

    而被抛弃在破败小屋的少年赢羽则睁开了眼睛,眼中没有了稚气与呆萌,取

    而代之的是睿智而沈静的目光。